小說書庫 www.wywlno.live,最快更新乘龍佳婿最新章節!

    張壽對三皇子的了解,不可謂不深,哪怕他只當了三皇子一年的老師,其中還有小半年都是奔波在滄州,教這位皇子的時間極其有限,而且還都是上大課_因為,他親眼見證了那個靦腆羞澀的孩子漸漸褪去了青澀,逐漸煥發出自信和才干。

    所以,對葛雍一進來就說三皇子竟然堅稱要他當老師,他一點都不覺得意外,反而覺得這才是情理之中。某些官員如果只當三皇子只是長在皇帝膝下,又正好因為大皇子和二皇子失卻圣心,皇后被廢,方才脫穎而出,于是輕視了這位未來太子的主見,那才是蠢貨。

    因而,見葛雍堂而皇之地進來,對陸綰和陸三郎父子的起身相迎,只是微微一點頭,他就起身讓了人上座,隨即就笑道:“也就是老師敢把換太子三個字掛在嘴邊,也不怕隔墻有耳,以訛傳訛。”

    “那些家伙又不是沒這么干過,想當初英宗皇帝是長子,距離太子之位也就是一步之遙,結果被人設計來了一次墜馬,于是太子之位易主,他也硬生生耽擱了人生最好的三十年。”

    葛雍毫不留情地揭破了這樁昔日密事,這才譏誚地說道:“在朝中某些人看來,太子最好能符合他們的希望,如果不能虛懷納諫,寬宏大量,無為而治,那么縱情聲色,花天酒地也好,可總而言之,千萬別沒事就固執己見,堅持到底。”

    “三皇子還沒成為太子就對你表現出這么明顯的偏向,再加上皇上也分明挺喜歡你那一套,張壽,你這眾矢之的當定了。不把你扳倒,就得眼看著你蠱惑兩朝天子,所以今年年尾這場人稱群賢會的經筵,你十有八九得面對一場舌戰群雄。”

    說完這話,葛老太師卻略過了這個話題,看向了小胖子。就只見小胖子眼珠子直轉,明顯正在思量什么壞主意。他卻一貫很看好這個從前被人笑話不學無術的徒孫,突然笑瞇瞇地話鋒一轉道:“陸筑,聽說你這就要緊趕著成婚了?這么趕,來得及嗎?”

    “這冠禮預備在幾時?都請了那些客人?回頭我這個祖師爺給你送一份大禮!”

    “多謝葛祖師!”陸三郎頓時眉開眼笑,哪里在乎葛雍叫了那個自己最不喜歡的名字,立刻站起身。

    “我這冠禮預備在下個月初二,請來觀禮的客人不多,一些親戚同學而已。爹今天帶我來,就是請老師做正賓的,本來爹還想請葛祖師你,是我覺得面子不夠大,不敢登門去攪擾,沒想到這么巧就遇上您了!”

    陸綰見陸三郎提到這一茬,他眼神微微一閃,當下也站起身來。張壽如今是木秀于林,他雖說不覺得風必摧之,但陸三郎這個兒子那種門生走狗自居的態度,他卻總有些看著不順眼。于是,想到請葛雍來,這場冠禮更風光,他就順勢開口說道:“葛祖師若是有空……”

    “我是有空。”葛雍笑容可掬地道出了這四個字,但隨之就慢條斯理地說,“但我想問問,陸祭酒這所謂的請九章做正賓,是怎么個請法?你卜筮出來的正賓是九章?就算你卜筮出來的真是他,你作為陸家主人,就穿這隨隨便便的一身來請兒子冠禮的正賓?”

    “還有,這些年冠禮上加冠人的表字,有的是主人親自取好了,請正賓過來只不過是借人的嘴說出來,所以久而久之,這正賓兩個字,也就顯得不像從前那么金貴了。”

    “陸祭酒這究竟是想讓九章當什么樣的正賓?”

    此話一出,首先驚詫的不是張壽,也不是陸綰,而是……陸三郎這個小胖子!他滿臉難以置信地看向了自己的父親,隨即惱火地叫道:“爹,你之前可是對我說,帶著我親自登門請老師來給我的冠禮當正賓,這樣才叫鄭重!!”

    怎么聽葛雍的話,這樣其實很隨便?而且聽口氣,他爹似乎應該穿禮服什么的?

    陸綰沒想到葛雍竟突然會這么擠兌自己,更沒想到陸三郎竟然會如此不給自己這個當爹的面子,立刻出言詰難,一時措手不及。就算他素來反應極快,此時能拿出來的理由卻也尷尬而蒼白:“老太師說的是古禮,這些年大家都不這么拘泥了……”

    “是古禮,但本朝的士冠禮和品官冠禮……嗯,后頭那個大多數時候也是品官子冠禮,也都是這么寫的。”葛雍見陸綰頓時被自己噎得作聲不得,他就一字一句地說道,“你也許把這當成繁文縟節,但有道是,名不正則言不順,既然要辦冠禮,就至少不能讓人挑出錯處。”

    張壽自己對一切需要繁復禮數的儀式都有一種本能的抗拒——就他本人的意愿而言,他覺得在這些儀式上,聚光燈下的人不是像演員,就是像被人擺布的猴子。所以有些名利心重的學官覺得不能日日參加朝會很遺憾,他卻反而慶幸逃過一劫。

    所以,在其他地方一貫很敏感的他,在今天陸綰親自帶著陸三郎上門,提出請他在冠禮上做正賓時,他想到回頭要去重溫一遍士冠禮的繁復儀制,雖說有些頭大,但答應下來的同時,確實壓根沒去想,陸綰已經把一開始的步驟省略了。

    至于這年頭的正賓大多數是什么待遇,他不知道,更沒太在意。

    此時葛雍這么一說,他見前兵部尚書大人那簡直是滿頭大汗,而陸小胖子仿佛氣得隨時都要和老爹翻臉似的模樣,雖說已然意識到了陸綰此番親自前來,哪怕稱不上輕慢,可也說不得有多鄭重,但他還是擺出了一副若無其事的態度。

    “幸虧老師提醒了我,否則我還以為正賓只要登門大吃大喝看熱鬧。”張壽說著就頓了一頓,隨即滿臉真誠地說,“不如在陸三郎冠禮時,老師親自去陸府……”

    我老人家剛剛到底是為誰說話?你小子實在是太不講究了,連個話都不會接!

    葛雍沒好氣地瞪了張壽一眼,見陸綰已經是站起身誠惶誠恐似的向自己賠禮道歉,他最終也懶得再挑刺了,直接轟走了這位前兵部尚書之后,他卻把陸三郎留了下來,這才語重心長地說:“我說小胖子啊,你這老師平常挺精明的,但在有些地方卻犯糊涂。”

    “ -->>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章節目錄

乘龍佳婿所有內容均來自互聯網,小說書庫只為原作者府天的小說進行宣傳。歡迎各位書友支持府天并收藏乘龍佳婿最新章節

今日排列三开机号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