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書庫 www.wywlno.live,最快更新我是至尊最新章節!

    至于嘰嘰為何會流落到天玄大陸這等低級位面這個問題,

    這一點,顯然難以理解,不可思議。

    嘰嘰拼命地指手畫腳,嘰嘰喳喳的說了半天,云揚這才搖搖頭:“既然你自己也糊涂,就不用說了,我理解了,明白了。”

    明白你是糊涂蛋了。

    嘰嘰沮喪的低下了腦袋。

    他的確是說不明白。

    對啊,自己是鳳凰,是神獸,為何卻流落到了天玄大陸那么低級的位面?

    這也太……不說別的,爹娘也太不小心了吧?

    但它卻不知,云揚是真的理解,真的明白,天玄大陸玄奇多多,又豈止一個嘰嘰,不是還有九尊兄弟,還有自己,哪一個的跟腳又等閑了!

    云揚越來越篤信,自己的身世不明,父母不知,背后另有因由!

    云揚抬頭,滿眼盡是淡定地看著面前的鳳皇,輕聲道:“鳳皇陛下,天意莫測,天機更是詭譎,你的打算,注定是要落空的了!”

    鳳皇哼了一聲,卻并不答話。

    因為,現在云揚的身上傳來的氣息,讓他感覺浩如煙海,不可捉摸,似乎自己面對的不是一個人,而是一重天地,又或者是天地神明,高深莫測,高不可攀……

    他謹慎的退后一步,沉聲道:“是么?”

    心中卻在嘀咕。

    剛才云揚一閃身攔住自己,自己竟然沒有看不清楚對方的來往軌跡,云揚是怎么來的。

    怎么出現的!

    就算自己剛才將大部分的注意力都投放在那頭雛鳳的身上,卻也不該疏忽至此啊!

    除非,除非是云揚的實力已臻與自己同一級數,甚至更高的層次,才能讓自己不察!

    剛才那一瞬……云揚給自己的感覺是,亙古以來,他就一直站在這里沒有動過,只不過是自己飛過來,撞到了他面前一般……

    為什么會有這么詭異的感覺?

    這又是怎么回事?

    這還是云揚么?

    明明在半刻鐘之前,他還不是我的對手,近乎不堪一擊,全憑多件神器法寶才能跟自己周旋啊!

    但是現在,我面對他,竟然由衷地感覺到了自己渺小,弱小得不成比例!

    鳳皇皺起眉,突然以試探的口吻為了一句:“你……你是云尊???”

    云揚呵呵一笑:“你以為呢?鳳皇陛下不是妖界第一智者嗎?難道,分不出本座真假?”

    鳳皇滿眼不可置信的看著云揚,感受著云揚身上恢弘如山,浩瀚如海的氣勢,臉色一點點的變得難看,很難看。

    此時,他有一種夢幻的感覺。

    眼前一切,都充滿了不真實。

    明明只是一眨眼的功夫,云揚居然已經到了如此地步,與之前判若兩人,用差天共地都不足以形容!

    而這一切,就在自己眼前發生!

    他充滿了警惕與懷疑的目光注視著云揚,半晌后心中才浮現出一個念頭:難道,云揚使用了什么燃燒生命潛能的秘法?以摧殘自己的方式,將修為提升了起來?達到當前這般足以威脅自己的程度!

    若是如此的話,云揚必然不能持久!

    任何透支秘法都必然存在無法持久的缺陷,更何況還是如云揚這般,不過片刻之間,便判若兩人的巨大實力提升。

    鳳皇原本驚疑不定目光重復凝實,且愈發犀利了起來。

    他的臉上甚至露出了滿是自信的笑容:“云尊,不知道你這種狀態,能維持多久,一炷香,一盞茶,還是百息時間,又或者是更短?”

    云揚淡淡道:“這個可不好說,新晉妖皇陛下何妨親身一試,實踐才出真知,你的猜測,我的回答,能做數嗎?!”

    “自然是要試試的。”鳳皇長嘯一聲,身子騰空而起,在半空化回本體,隨著轟的一聲響動,他的身體再現龐大到了將整片天空都蓋住的恐怖地步!

    雖言一試,但鳳皇并未托大,當前狀態乃是鳳皇的極致威能發揮!

    不但催動了全身極限修為,更加上滅世策的力量,總之就是全部威能力量修為,盡數被他調動了起來,這一刻,空中的炙熱程度,幾乎是青天也得被燒破一個窟窿!

    承載了如此巨量威能的身形,自然龐大到了一個常人難以想象的地步。

    在在場旁觀者的目測里,此刻的鳳皇身形,幾乎比得上之前血魂山一般的雄偉碩巨!

    單只是一顆眼珠子,就已經比得上地面上的一座小山大小,在空中盤旋之瞬,徑自口吐人言:“云尊!實力暴增如你,何吝與我最終一決,定鼎此次決戰戰局!”

    邀戰之聲未落,他的身子,已然俯沖下來。

    熾烈無比的涅槃天火,亦呈現出前所未見的威勢,宛如為鳳皇助威一般,獵獵燃燒地跟著其一道往下沖來。

    周遭觀戰者,即便是圣君四級巔峰強者,此刻都倍覺壓力,呼吸不暢。

    毛發為之蜷曲。

    而此時的鳳皇距離地面,還有數千丈之遙!

    可以想象,若是放任鳳皇這般的沖下來,這一片戰場上的所有生靈,無論人族妖族海族,盡都要付之一炬,化為飛灰,能夠僥幸存活的,估計也就有限的那么幾個而已。

    這一擊,極限威能!

    威力,連鳳皇自己也無法控制。

    云揚長嘯一聲,拔身而起,不閃不避,正面迎接鳳皇極限一擊!

    而隨著云揚的身形升空,整副身子開始急劇壯大,眨眼間已經化作了山岳一般的巨人,手中天意之刃,也首度化作了萬丈長鋒!

    云揚以頂天立地之姿,虛空而立,一刀悍然揮出。

    這一刀甫出,即時鬼哭神嚎,無邊天地,都在這一瞬間盡數聚攏到了一處,歸于一片混沌,而這口刀,便是混沌之中最最閃亮的閃電!

    又或者說是,混沌之中的唯一光亮,將無邊混沌,一刀劈開!

    此招正是云揚最新領悟的天意之刃第八招后一式。

    面對鳳皇洶洶來勢,云揚毫不猶豫地直接動用了這一招。

    刀開鴻蒙!

    這是分開蒼天大地的一招,也是彰顯人類起源的一招!

    相關亙古之初,盤古破鴻蒙,自此開始清濁兩分!

    浩瀚刀光照亮長空,閃耀了大抵,渾濁天地,宛如真的被一分為二了!

    鳳皇一聲慘嚎,兩邊極端碰撞,他的半邊翅膀被云揚直接切落了下來。

    天意之刃之前接連狂砍數千刀都還無法傷害的身軀,現在還是同樣的一把刀,就只是一刀之間,卻已經是將整片遮蔽了天空的翅膀盡都切了下來!!

    隨著一翼離體,無邊血雨傾盆灑落,只是血滴還在半空,就已然化作了一滴滴琉璃一般固態形狀的火焰。

    嘰嘰見獵心喜,飛躥而出,化作了一道極速流光,這些血液盡數啄食鯨吞,一掃而光。

    那向著地面掉落的巨大翅膀,也被云揚揮手間,收入進了神識空間之中。

    他可不敢放任這片翅膀掉下去,若是真掉下去了,下邊的觀戰者,尤其是九尊殿的弟子們,只怕要死一大片。

    圣人強者已經擁有滴血重生之能,境界修為更進一步的鳳皇,又該擁有什么玄奇的威能呢,最起碼的,將掉落的部分軀體,化作分身應該不難吧,若是這半邊翅膀,變成了一尊鳳皇分身,樂子只怕就要大了,還是將之收入神識空間之內加以鎮壓為宜!

    畢竟隨著云揚生生不息神功突破至第八層,神識空間還有綠綠的級數也隨著而增,足以鎮壓鳳皇的軀體!

    云揚一個閃身,無須刻意撕裂空間,卻亦如無視距離遠近一般的踏破虛空,徑自來到了鳳皇左近,輕輕一掌,正整拍在鳳皇的前胸!

    五行之力,猛然間極限爆發!

    鳳皇一聲悶哼,巨大的身軀被打得在空中連連翻滾,一路翻滾出數萬丈之外。這次才將一口鮮血,好似瀑布一般噴了出來。

    鮮血內中,還有無數的內臟碎片!

    甚至,還有一些晶瑩閃亮,散發著濃郁能量波動的東西。

    那是內丹,鳳皇的內丹!

    鳳皇的內丹,竟然被云揚輕輕一掌震碎!

    鳳皇龐大的身體,突然在空中消失,云揚動念欲追之際,卻見面前空間一陣閃爍,重新化作人形的鳳皇出現在面前。

    此刻的他,一身皇袍,但是卻是缺了一邊肩膀。

    但他卓然站在空中,卻仍舊雍容華貴,風采過人。

    甚至于,他的嘴角都沒有血跡。只是臉色稍微有些蒼白,絲毫也看不出身受重創的樣子!

    他的眼睛死死的盯著著云揚,良久良久之后,才輕輕嘆息一聲,道:“云尊,你果然是天選之人,原來你才是天選之人!”

    他愴然笑了笑,慢慢的說道:“數萬年的謀劃,一朝功成……卻是在你成長起來的時候發動……就這么輸在你的手里,是天意,朕縱然不服,更不甘心,卻也無話可說。”

    云揚笑了笑,并沒有說什么。

    他知道,現在的自己什么都不用說。

    現在不過是鳳皇在最后時刻的傾吐而已,所有人,包括自己在內,都只需要做一個安靜的聽眾就好。

    鳳皇沉默了片刻才道:“你是如何做到的?我不希望一切盡為天意,給我一個走得安心的理由!”

    云揚緩緩道:“你此戰之敗,有內因,有外由,有你之疏忽,也有我之僥幸,但歸結起來,大抵不過就是,在這一場大戰之前,我就已經到了突破的臨界點!而與你這一戰,許多的內因外由,綜合到了一起,促成了我突破的契機,需要我詳細說明嗎?!”

    鳳皇微微一愣,隨即恍然一笑,道:“原來如此,本該如此,正是如此。哈哈哈哈……”

    云揚淡淡道:“還有……你的計劃雖然全部成功,但是最后……你卻也是眾叛親離,孤家寡人。那些與你一起打拼的兄弟,到現在,還有幾個?”

    “鳳皇,我們人類講究初心,講究不忘本。而你們妖族,難道就可以漠視這些最珍貴的感情么?在你倒行逆施的那一刻,已經注定了你的失敗。”

    “有些道理。”

    鳳皇有些愴然的笑了笑。

    他緩緩轉身,注目于空中猶自化身流光,還在點滴追逐自己流下血液的嘰嘰,眸子生出中有說不出的羨慕之色。

    再看看地上的滿目瘡痍,無數呆呆站著,看著空中的人族妖族海族,眼底掠過了一絲失落。

    他略帶幾分感傷意味的說道:“當初,你剛入妖族,我就發現你的身上似乎有我分身的氣息……那時候我就猜測,我分化而出的分身,失控的分身,應該就是為你所你滅……”

    “那時候我就猜測,你是天命之人。”

    “后來,在玄黃的分身暗棋,也因你而破。我更加確信,若不能盡快完成大計,恐怕妖族將會會毀滅在你的手里。”

    “直到滅世策前夕,你的修為一而再的突飛猛進,到了圣人層次,乃至此世極峰,朕已經有了不祥的預感。”

    “緊鑼密鼓,抓緊時間不顧一切的發動,便是為了要搶在你的前頭,擁有超越此世絕巔的實力修為。但卻怎么也想到,人算終究不如天算,到底還是沒有搶過你。”

    “天意,這就是天意!”

    鳳皇哈哈一笑,道:“我籌謀了四萬三千年的驚世大局!只為了一統天下,一靖玄黃,將人族妖族,此世生靈盡數納入我妖族的管轄之下!”

    “唯有達成這個目標,我才能夠借助滅世策的力量,臻至更高級數,達到超越此方天地的層次,我才能超脫此世,跨越星空而去,尋找我的族群,這是一樁功績,也是一份資本。”

    “更是我們鳳凰一族,數萬年的夙愿!”

    “想不到,最終還是功虧一簣。”

    “凡間生靈,不該與天相爭,更不該違逆天意啊……”他的眼睛看著云揚手中的刀,眼神中盡是羨慕之色,道:“聽說,你這把刀叫做天意之刃?”

    “不錯。”

    “呵呵……我一生都在致力尋求天意大道,一心想要被天意眷顧;但是等待我的,居然是一口天意之刃!”

    “我的半邊身體,一顆內丹,肆萬伍仟年修為,盡數都毀滅在天意之刃之下!”

    “人與天爭,自取滅亡,此言不虛也!”

    鳳皇仰天長笑:“哈哈哈哈……造化,這便是造化!這就是蒼天吶!!”

    云揚默然片刻,問道:“鳳皇陛下,若是最終在你手中統一了玄黃,你會如何?滅絕人族么?”

    鳳皇慘然一笑:“現在再說這些,又有什么意義?史書后世只對勝利者有意義,吾縱然再有宏圖偉愿,無邊志氣,又有何用?”

    他出神半晌,終于道:“但你既然問道,說說卻也無妨。畢竟是你擊敗了我,我將隕滅于你手;你有這個資格知道。”

    “我原本打算,統一玄黃之后,人族還是人族,妖族還是妖族。縱然血魂山會因滅世策的偉力而不存,但臻至更高層次的我自然會為人族和妖族另設一道界限;當然,在我的統治之下,妖族會得到更加寬容的生存氛圍,卻又絕無意滅絕人族,甚至連打壓都不會。”

    “關于人與妖終戰這個問題,許久前我就跟狐皇還要貓族白衣討論過,我們三人的意見完全一致,人妖共存,相護制衡才可能長治久安,而于我而言,還有更深一層的想法,人類之中,有人曾經成為過這片天地的主宰,那么就是這么天地的寵兒,為天意所鐘。我若是滅絕人類族群,必然會遭天譴。”

    “所以,我不會做。”

    “而吾靖平玄黃之后,會給予彼此相對的和平,令到兩族為了生存下去,變強之心永遠不熄,互相抗衡……而在這種制衡過程之中,必然也會有無數天才脫穎而出,締造出新的傳奇。”

    “當這種相互促進達到一定程度之后,這片大陸必然誕生新的星空強者,甚至不止一位兩位,而是許多星空強者彼此輝映。而到了那個時候,我身為統一之人,必然會成為這片天地的領袖,萬世之光。”

    “隨著越來越多的星空強者從這里走出去,而這些人,都曾是我的子民,我的屬下,我未來稱霸星空的基礎!”

    “我將帶著他們,先回歸鳳凰族群,然后征戰諸天萬界,一直征戰下去!”

    “至于征戰到什么時候,自然就要看我會在什么時候身死道消,到了那個時候自然告一段落!若是我能一直活著,一直變強下去……那就是我或者是徹底征服所有諸天世界,又或者是自開世界,創造天地,達到君主大人那樣的終極強者!”

    “也唯有到了那個時候,我才有資格一會君主大人,面對自此世崛起的傳奇神話。”

    “我要告訴他,雖然,您的意志被我違背了一些,但我終究還是走到了現在的位置。我還會告訴他,您當初將妖族放逐在萬妖原這等地方,是您的偏心,也是您的錯誤!”

    “因為妖族,也是可以走出來,我以現實佐證此說!”

    “在此之后,我或者還會與君主大人一戰,挑戰這個久遠的傳奇神話!”

    “若是我敗了,再無他說,敗者任何言語都是虛妄,沒有意義!”

    “但若是我勝了,我則會告訴他,勝者擁有制定規則的權力,往昔如是,現在仍舊如是!”

    鳳皇看著虛空,滿眼悵然卻又向往的說著。

    似乎已經走在了他所想象的世界里,向著最終的目標前進。

    “在這里四萬多年漫長歲月,只不過是我的起點,我的基石。我算盡了一切,算盡了人心人性,算盡了機謀智計,算盡了天下,算盡了生靈,即便是你這個變數,本來也還在我的算計之中。”

    “只是,計劃總趕不上變化快,千算萬算,不及天算。再怎么智謀通天,再怎么周密布局,終究只是天地之間一只螻蟻!”

    鳳皇凄然搖頭:“妄言算盡天下,終究不免傾覆于天命之下,我的最大敗因,不過天運!”

    云揚輕輕嘆息。

    不得不說,對于面前的鳳皇,云揚心底始終有一份隱隱的佩服。

    便如當初的年先生,蓋世修為,心計無雙的年先生。

    深謀遠慮的布局,操控天下的智謀,撥弄風云的能力……

    數萬年苦心籌謀,計謀算盡;心,固然偶爾會軟的下去,但只要能狠得下去,任何事情,能夠執念萬年,此志不渝!

    如此人物,又豈止是梟雄,奸雄,該稱之為一代蓋世豪雄,半點也不為過!

    甚至,已有稱謂詞匯遠遠不能形容。

    只可惜。

    正如鳳皇自己說的那句話:天意如此,天運不及!

    換在任何人的視野,數萬年的籌謀,怎么可能會比不上一個修煉了二十余年的人?

    這根本無法想象!但卻偏偏就發生了!

    而且還是在鳳皇已經急疾應變,得成凌駕于此世之上偉力的當下,若非天意如此,天運如是,豈能如此?!

    “亂世造英雄!”

    鳳皇淡淡的笑了笑,道:“我一直以為,我是這亂世之中最閃亮的星辰,自以為一切盡在我的掌握之中,一應人事物,一切盡都算無遺策,卻忘記了,天運乃是任何智者都無法掌控的物事,更加沒有想到,天意給我的定位,不過是襯托明月的暗星。”

    他抬起頭,看著云揚:“云尊,你想要如何安排妖族呢?”

    云揚笑了笑,道:“與你的做法差不多,不過應該會比你更溫和一些。而且……我會在這片天地,重新制定規則。”

    “重新制定規則?天地規則?”

    鳳皇眼睛猛的亮了起來:“你已經到了這等地步么?”

    云揚輕輕頷首。

    鳳皇看著云揚,眼神首度顯出羨慕之色。

    畢竟云揚當前所擁有的,正是鳳皇夢寐以求的境界,自己苦心孤詣四萬多年,對方輕而易舉的得到了!

    “天意何止弄人,端的不公至極,人算不如天算,吾數不及天數啊!!”

    鳳皇哈哈大笑,笑聲凄愴至極。

    隨即,他又將目光落到了嘰嘰的身上,眼神突然變得炙熱,他并不回頭,就這么死死的看著嘰嘰,口中說道:“云尊,你可知你這一戰,勝來不該如此簡單,就算你的實力已經在我之上,若吾處于自我巔峰狀態,未必沒有機會跟你拼個同歸于盡!”

    云揚點點頭:“剛才一擊得手,我就已經有所感應,在我突破之后,對于此役已有必勝信心,卻也沒想到能如此輕易的得手,這其中尚有我遺漏之處嗎!”

    鳳皇苦澀的一笑:“天運是任何智者都無法掌控的東西,我不為天意眷顧,而君為天意所佑,自然會有無窮助力,連吾心心念念,夢寐以求的純血鳳凰,竟早就成為了汝之寵物,更在之前與我糾纏之間,非但為你爭取到了時間,更吞噬了超過十一之數的涅槃元火,若非吾太過心切鳳凰純血,甚至有覬覦垂涎之心,一則你未必來得及突破最后瓶頸,二則我若不失那十一之數的涅槃元火,此役不至這般輕易,端的時也運也命也,吾在此求你最后一件事情,望你一定要允吾。”

    云揚恍然道:“原來竟是如此,有什么事你盡管說,只要是我在我能力范圍之內,自會斟酌。”

    云揚一直都懷疑此役怎會勝得如此輕松,簡直就好像是在開玩笑一般,原來竟是鳳皇的涅槃元火被嘰嘰吞食了許多,造成實力大損,突破之后的云揚比之鳳皇本就大占上風,鳳皇再損許多底蘊,令到強弱之勢更形懸殊,這一戰草草了結,也就不難理解了!

    “你的這頭鳳凰,雖然是鳳皇純血,但現在仍舊只是幼生期。距離當真生長完全,還有很遠的一段路要走。而他之所以被你得到,很可能是因為遠古鳳凰族群的一個故老傳說。”

    “這個傳說就是,每一任神圣鳳凰……都需要自己找到自身護道之人。鳳凰涅槃,是需要有人護道的。”

    “所以,每一顆鳳凰蛋問世之余,自帶大道軌跡;而這大道軌跡,會將這頭鳳凰隨機穿越諸天萬界的彼端,送到他的主人,或者是護道者身邊。”

    “這大抵就是他出現在你身邊的理由。”

    “而神圣鳳凰的護道之人,多半亦是天命之人。最不濟,也是天選之人子。所以,無論如何,神圣鳳凰的成長,都會很順利,哪怕他的護道之人中道夭折,難達彼岸,但那也必然是在神圣鳳凰成長到相當地步之后……也就是完成了最初階段的護道。”

    “這便是純血鳳凰一族的天賦氣運所在。”

    “當我確認了他的身份,我已經明白我將會失敗,但我最后還是想要盡力一搏,與天一爭,因為我已經超越此世絕巔,縱然是天選之子,我也可能扼殺!”

    “而只要我殺了你,我便會成為此世的天命之人,連那頭鳳凰,也會成為我的囊中之物,口中之食!”

    “可惜我終究沒有爭贏天命。你的這頭鳳凰,在成年之后,遲早會返回其族群的。”鳳皇炙熱的眼神看著嘰嘰:“不知能否讓他帶我去看上一眼,了無心愿!”

    “了你心愿,帶你去看上一眼?”

    云揚大是疑惑的皺起眉頭。

    現在的鳳皇,其真實狀況可絕不似看起來那么安然無事,而是已經到了隨時可能隕落的邊緣。

    由于云揚對鳳皇當前戰力修為評價極高,剛才已經是鼓足全力施為,看似輕描淡寫的一掌,實則卻是凝聚了天地水火風雷五行交融的極端之掌,更兼打了個結實,已經將鳳皇的元魂,內丹,肉身,神識,盡數摧毀殆盡。

    現在之所以還能對話交流,不過是最后的一口元氣在支撐而已。

    就算自己答應,他又怎么可能去得了?

    “無須質疑。”鳳皇深吸一口氣,道:“我會用我之一切,來成全你的鳳凰,讓他成長得更快一些……而我的交換條件,僅止于保留一絲真靈,只留看上一眼的微薄之力,我只要求,去看一眼,了卻夙愿。”

    云揚猶豫了。

    他顯然是在擔心,自己一時的猶疑,會否留下遺患呢!

    鳳皇若是真的得到了保留一絲真靈的機會,進入嘰嘰體內,那萬一成長到一定地步之后,會否最終奪舍嘰嘰呢?

    云揚對于鳳皇的分身之道,元神之法可以忌憚萬分,這可不是沒有可能,反而是大有可能的事情!

    就在云揚決意拒絕鳳皇這一最后要求,免除后患的時候,卻見嘰嘰好似飛一般的沖了過來,在云揚面前撲扇翅膀:“嘰嘰,嘰嘰……”

    云揚皺眉:“你是說,這……可以?”

    “嘰嘰,嘰嘰……”

    嘰嘰又是好一段的長篇“嘰嘰”,急促促的想要表達著什么。

    所幸云 -->>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章節目錄

我是至尊所有內容均來自互聯網,小說書庫只為原作者風凌天下的小說進行宣傳。歡迎各位書友支持風凌天下并收藏我是至尊最新章節

今日排列三开机号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