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書庫 www.wywlno.live,最快更新大道朝天最新章節!

    “你在看什么呢?”她好奇問道。

    井九注意到她聲音很干凈透徹。

    這種干凈透徹不是訓練出來的,是原初的天真。

    天真如果除去蠢的那一面,剩下的就是好奇。

    這說明她的好奇是真的。

    于是他很難得地有了回答這個問題的愿望。

    可問題就在于,他沒辦法回答這個問題。

    ……

    ……

    碧藍的天空里除了那些被恒星光輝烤糊邊緣的云,還有別的東西。

    比如隱藏在云后面的那幾艘戰艦。

    他在草坪上曬了幾天的太陽,就是在看那幾艘戰艦。

    通過在那個“野兔”上動的手腳,他進入了軍用網絡,找到了駐守星門基地的戰艦分隊,用了半天時間寫了些程序進核心電腦。

    剩下來的事情就是等待。

    如果那個飛升者想要繼續警告他,或者直接殺死他……那么你用戰艦來轟我啊?

    ——你來啊。

    他瞇著眼睛看著那些戰艦,心想不管你是用仙氣流超能武器,還是用激光炮,只要你開始啟動程序,我就殺過去,然后找到你在哪里。

    ……

    ……

    這種事情他能對這個叫江與夏的黑發少女說嗎?

    自然不能。

    于是他還是不理她。

    江與夏還是不生氣,只是有些郁悶,無聊地用小手在臉邊扇了扇風,似乎覺得有些熱。

    銀杏樹變成黃色火焰的季節不可能太熱,更何況這顆行星的地表向來有些偏冷。

    一道淡淡的清新氣息隨著她手掌的微風散開,落在草葉上,凝成極細碎的小水珠。

    這大概便是神學院或者祭司家族秘傳的生命功法。

    如果是普通人感受到這種清新的氣息往往覺得心曠神怡,非常舒服,但在井九看來這就是些初淺的水系氣息,而且他很不喜歡,因為白真人的緣故。

    “你坐遠點。”他說道。

    江與夏沒遇到過這樣的事情,小臉微紅,尷尬至極,有些無奈地起身,坐到了后面的一棵銀杏樹下。

    微風吹過,拂落幾片金黃色的葉子,落在她的肩上,就像是設計最精巧、最有美感的金佩飾。

    井九用神識看到了這幕畫面,想起了朝歌城井宅里的海棠樹,想起了白早。

    他毫不猶豫做出決定,哪怕再不喜歡水系氣息,以后也不與那個黑發少女再說半個字。

    江與夏坐在銀杏樹下,抱著雙膝、歪著頭看著他,越想越是好奇。

    這個穿著藍色運動服的少年究竟是誰?是鐘李子的男朋友嗎?

    李子是從下面來的,剛來沒幾天,以她的清冷性情,怎么可能這么快就認識一位男朋友呢?難道說他們以前就認識?還是說這個少年是從下面逃上來的,所以才什么地方都不去,只敢在這片沒有掃描的草坪上曬太陽?

    這個世界的游戲只負責世界構造、很多小情節需要玩家自行設置,這種文化形態帶來了某種影響極深遠的變化。

    那就是像鐘李子、江與夏這樣的少女更喜歡編故事,而且往往容易沉浸在自己編寫的故事里無法自拔。

    微風輕輕吹著,又落了一片金黃的樹葉,這次落在了她的手里。

    她用手指拈著葉柄,看著如小扇子般的葉片,有些出神。

    銀杏樹葉確實很好看,那個少年的眼睛更好看。

    對話的時候,她看到了那雙眼睛,隔的很近,看的很清楚。

    那雙眼睛美的像水晶……不,像寶石……不,是琉璃……都不對。

    他的眼睛比星星更閃耀,比湖水更清澈。

    江與夏忽然驚醒,不易察覺地輕輕搖了搖頭,心想你可是要做女祭司的人,在這里想什么呢?

    井九知道黑發少女一直在盯著自己看,沒有在意。

    不管是朝天大陸還是這個世界的古典小說里,都有類似“看殺”的典故。

    他不是很理解,只能歸為那些公子太過柔弱的緣故。

    如果被人盯著看就會覺得不自在,那他這些年是怎么過來的?

    草坪上別的人看不到他的臉,只能看到他把自己的頭臉都遮得極嚴實,就像個變態一樣,難免會投來異樣的眼光。

    還是有很多存在完全不關心他,比如那些開心笑著、追逐玩耍的孩子與狗。

    星河人類聯盟是在遠古文明的灰燼里生出的新花,正在茁壯成長的青少年期,各種殖民星球提供源源不絕的資源,暗物之海的威脅暫時被星鏈鎖住,加上聯盟的福利政策導向,民眾非常愿意生孩子,他在守二都市里看到的小孩子簡直要比他前面一千多年看到的都要多些。這個世界與朝天大陸相比,平民的生活確實要富庶幸福很多,哪怕是地下的陰暗街區也比商州城的貧民窟要好無數倍。想到這點,他把兩個文明的高低評價做了些小小的修正。

    暮色越來越濃,遠方的恒星漸要落到大裂谷那邊的山脈下,再過一會兒便是放學的時間。

    戒指發出微暗的光線,把他的意識帶去了星域網,與無數個虛假數位標識擦肩而過,穿過十幾座信息躍橋,沉入網絡海洋的最深處,來到了那個房間里。

    房間里的雪花緩慢飄舞著,沒有與那個工裝布刺客相關的消息,卻有“野兔”的幾句留言。

    那位戰艦電腦維修女軍官在留言里憤怒地指責他言而無信、恬不知恥,簡直不配做一個云鬼。

    他現在已經知道對方的名字叫做冉寒冬,是一位女生,卻不知道對方為什么要罵自己無恥,還說自己言而無信。

    猜測他人的想法與情緒是比修行承天劍訣以及數論更困難的事情,他沒有去想,直接退出了房間。

    清新的電子樂聲在校園里響起,就像幾百股粗細不一的水流落在厚薄不一的冰塊上,很是悅耳好聽。

    沒過多長時間,鐘李子來到了草地邊,看著坐在銀杏樹下的江與夏,不禁有些吃驚。

    江與夏向她揮了揮手,舉起手里的那本紙質書,表示自己還要再坐會兒。

    ——校園里建筑的自照明很發達,問題是銀杏樹的這邊還是有些暗,難道看得清楚字嗎?

    鐘李子沒有來得及細想,因為井九走到了草坪邊。

    兩個 -->>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章節目錄

大道朝天所有內容均來自互聯網,小說書庫只為原作者貓膩的小說進行宣傳。歡迎各位書友支持貓膩并收藏大道朝天最新章節

今日排列三开机号列表